Java最新版本

韩大小姐,你这么紧紧抓住我胳膊的伤处疼死我了,快放手我告诉你。”

鞠洪生等韩妮娜松开抓住他胳膊的手说道:“阿超说的都是真话,要不是尚少校,我到死都洗不清董颂这个杂种,栽赃在我身上的日谍特务嫌疑。”

“你说什么?董颂董科长是潜伏在电讯处的特务?怎么可能,董科长平时待人和蔼从不跟人计较,谁都说他是个好人,他怎么会是潜伏在内部的特务呢?”

“是啊,我也被这混蛋给骗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差点死在他手里,尚少校可真是我鞠洪生的救命恩人,哪怕以后我为他死都不会眨一下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超,快告诉我,不然我会急疯的。再说我们今天早上上班,为什么谁都没有说董颂就是潜伏在我们内部的特务?不应该呀。”

方世超看苏小嫚和韩妮娜被他和鞠洪生所说的话,越来越觉得惊奇,不仅将昨天尚枫假借手雷爆炸受到轻伤,装作被手雷爆炸伤及到大脑造成昏迷不醒。

经过精心布下疑局,抓捕行刺的潜伏特务董颂,采取非常手段审出日谍组织秘密据点,带领人员包围日谍组织二层小楼,手下鲁莽的触及早就布设好的手雷引起多处爆炸。

在楼房即将倒塌时,尚枫灰头土脸的从危房中走出来,为了消除楼房突然垮塌砸伤行人的险情,尚枫引爆手雷炸塌楼房,返回来敦促鞠洪生交代所牵扯到的所有疑案。

尚枫针对后续工作如何开展做好安排,命令方世超留守医院保护鞠洪生的安全,他则离开返回局本部汇报案情,方世超尽量简单明了的说给这两位姑奶奶听,免得追问不放。

“阿超,你是说尚枫回到了局本部?这没有错吧?”

“韩姐,我什么都告诉你俩了,还有必要撒谎吗?现在鞠副科长已经恢复的很好,等我安排一下对他加强警戒,跟你俩一起到局本部,找到尚少校好归队呀。”

方世超说着又对鞠洪生说道:“鞠副科长,我们还有任务,你放心,我会安排好对你的警戒,保证不会出问题。”

蕾丝白纱裙美女眉眼精致优雅麻花辫贵族气质图片

“去吧,我已昭雪洗冤,再说潜伏的日谍特务已经全部落网,不会再有特务潜入医院追杀我,你们都走吧,代我向尚少校问好,就说我感谢他。”

三人离开罗家湾医院坐到车上,韩妮娜突然从来没有过的忸怩道:“阿嫚,你和阿超跟尚枫一起执行特殊任务,这次返回局本部是请求归队,我跟你们一起去找尚枫,怕……。”

“韩姐,你要是愿意就跟尚少校说说,求他跟上峰做做工作,看能不能把咱们都分在一起,这样咱们就不会再离开,互相还有个照应,你说呢韩姐?”

苏小嫚本来对尚枫来到电讯处,被妖艳漂亮的韩妮娜迷惑的相处在一起,明显的疏远了她,心中老大不满意。可此时竟然能说出这种话,不禁叫韩妮娜心中愧疚。

韩妮娜听苏小嫚如此大度的说出这种话,不仅感激的紧紧拉住苏小嫚的手诚挚的说道:“你真是我的好妹妹,你的建议我很心动,不如先把我送回电讯处,容我再好好想想。”

车开到电讯处大院,韩妮娜走下车眼里噙着泪说道:“阿嫚、阿超,你们可能这次离开电讯处不会再回来,要是想我了,就回来看看姐好吗?”

“韩姐,你好好想想,要是你愿意,我会请我们老大帮忙,把你从电讯处调出来跟我们在一起,我想老大会答应的,你放心吧。”

韩妮娜看着跳下车对她毫无戒心的苏小嫚,不仅心里难受的决定,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就硬生生拆开早就对尚枫心有所属的阿嫚,看来与尚枫是有缘无分,还是放手吧。

她紧紧相拥着苏小嫚,心在流泪的苦笑道:“阿嫚,我的好妹妹,尚枫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姐姐就不跟你争了,请你能照顾好阿枫,我会从心里感激你。”

“韩姐,谢谢,不过我还是请你跟我们在一起,你放心,我会做老大的工作,这事应该能办成。”

“不、不不,我是一个电讯专家,不会跟你们一起打打杀杀,再说上峰也不会放我离开电讯处,就不要为我操心了,阿嫚,我祝福你和阿枫,再见。”

韩妮娜说完急转身,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哗‘的流出来,就像泉涌一发不可收拾。

她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回到宿舍。

当她看到尚枫留在宿舍的资料和其他东西,不仅猛地关上门,抱起所有的资料和尚枫的东西,扑倒在床抓起被子捂住头脸,突然感到天塌了,发自内心的嚎啕大哭无法止住。

方世超和苏小嫚与韩妮娜分手后,驱车来到军统局本部,没想到被哨兵挡在门外。

两人每次走进局本部,都是跟尚枫一起进出,那是因为尚枫有督察室特发的特殊通行证,现在两人看着里面来回走动的特工,自己却被挡在门外进不去。

苏小嫚苦口婆心的跟哨兵交涉,并请求给沈主任挂电话,但都被哨兵拒绝,但却告诉两人,他们的老大尚枫开车离开了局本部,不知去了哪里。

方世超不仅问苏小嫚:“阿嫚,你说咱们老大是回到嘉陵二街13号,还是回到262师师部?”

“老大回262师部可能性不大,因为他刚破获这起潜伏内部的间谍案,为了早日结案,应该着手写出详尽的书面侦破报告,如果我猜的不错,他此时会把自己关在那栋小楼里。”

“妹妹,那就走啊,哈哈哈。”方世超此时兴奋地驾车开足马力,疯狂的冲向嘉陵二街13号。

走上二楼的方世超和苏小嫚,看雷云峰正伏案疾书,不仅非常小心的走路,就怕脚步声重了打扰他们的老大。

“都回来啦?鬼鬼祟祟的以为我听不到你们的脚步声是吧?其实你们钥匙插进锁孔我就知道是你俩回来了,请问这是从哪来呀?”

“老大,没想到你的听力这么好,告诉你吧,我是先从电讯处和韩姐赶到医院探望你,谁能想到你如此机智的假装昏迷不醒,却暗度陈仓的设计抓捕日特董颂。

听阿超说你采取残酷的‘三连击’突审董颂,董颂无法享受你的‘三连击’如实交代,你又带着阿超等人围剿了代号鲨鱼日谍组织老巢,还差点被特务巧妙布设的手雷炸伤。

后来你回到医院取走鞠洪生交代的材料返回局本部,再后来就回到这里写结案材料,我阿嫚说的对吧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