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声app

“fuck!”

林涛话音落下。

高大的迈克立马暴躁的直接双拳锤桌,爆出一句流行全世界的经典脏话。

林涛这一下直接眯起双眼,微微弯腰直视迈克的双眼:“这么想要私人空间,为什么不脱光了裤子,去时代广场上寻找专属于的私人空间?”

特么是拿老子寻开心是吧?

说了这是公共场所,特么非有病在这里寻找私人空间。

而且脾气还挺暴躁,林涛耐心的解释了两句,人家就和他没耐心的开始爆粗口了。

幸好,这里是自己的酒店。

这要是换了别的地方,林涛直接就一巴掌给拍上去。

真尼玛以为全世界围着来转?

“……”

迈克还没从林涛那有些绕口的复杂中文反问中品读其中意思。

麻花辫成熟美女樱花树下忧郁眼神清冷气质写真图片

一旁西装革履的年轻小翻译已经愤怒的站起身,伸出手指怒指林涛:“想干什么?有没有基本的礼貌教养?知不知道这是外宾……”

“我外麻痹,礼貌教养就是一言不合爆fuck?那行啊,坐下,别着急,我慢慢给先来礼貌上半个小时。”

这一下,直接把这小翻译给气的好似羊癫疯发作一样,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想要破口大骂,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和场合。

只能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这一下,迈克却再度开口了,林涛与翻译之间的中文交流太快,他几乎都没有听清楚具体内容。

当然这对迈克并不重要。

他只是感觉现在的自己很烦躁:“我需要安静,我需要独立的个人空间,这是我的自由,明白吗?这垃圾酒店,简直就是一坨狗屎,难道连我这种要求都不能满足吗?”

前半句还是有些绕口的中文,后半句,已经转成了娴熟的英语。

显然,迈克十分的不爽。

不过听了他的话,林涛感觉更加不爽:“是的,想要一个独立的个人空间,这是的自由,同时,隔壁两位小姐能坐在那里自由畅谈,那也是他们的自由。”

“狗屎!”

迈克怒瞪林涛,再度叫骂出声。

这一下,林涛是真的火大。

这特么西方双标政治玩的挺溜啊,有的自由,别人就没有别人的自由?

“迈克,安静一下。”

这时,那一直没有怎么开口的中年女人出声了。

虽然三十出头,浓妆艳丽,不过那粗糙的皮肤和皱纹,对于皮肤保养极好的华夏人来说,显得简直就和大妈一样。

安抚一下焦躁的迈克之后,这女人立即对林涛用娴熟的英语说道:“好,迈克有些无理,不过我还是希望按照迈克所说的去做,要知道,我们是们政府的贵宾,尊贵的外宾,明白这个意思吗?”

什么是年龄的优势?

什么睿智的智慧?

迈克与眼前这女人一个对比,高下立见。

虽然那奇葩的双标逻辑一样让人感觉十分厌恶,但不得不承认,人家比起无能狂怒的迈克,可是一下切中了林涛的要害。

“如果,如果们不能满足我们这样的基本住宿需求,们的政府会非常生气的,明白吗?”

瞧瞧!

瞧瞧这对于华夏社会潜规则的各种理解。

单刀直入,根本不与林涛废话,直接拿出政府这块招牌砸在林涛脸上。

这样的人,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可以说,对于华夏的国情了解,远超普通的所谓外宾了。

当然了,见微知著。

从这里也能看出来,先前中年领班肆无忌惮的操蛋举动,固然有他处理过失,但何尝不是这两个外国人在背后鼓动?

正常情况下,领班有病去驱赶一旁的顾客,这不是给自己没事找事吗?

但现在不一样了。

“如果认为接待们的政府,愿意为了这点小事,让我这座价值接近两亿美元的酒店关门停业,尽管可以试试。”

蜻蜓点水的一个反击。

林涛撂下话后,便懒得与这两个自我感觉良好傻逼再纠缠下去。

旁边还有一个韩栋壬这样的大肥羊,等着自己‘千刀万剐’,尼玛谁有空陪着两个傻逼慢慢墨迹。

“,等,等着!”

这一下,中年白人女人没开口,反倒是迈克动作娴熟的掏出手机威胁林涛道:“会后悔的,的酒店会有大麻烦的。”

底气挺足啊?

不过说到底是外国人。

某些部门为了政绩考量,外加顾忌外交影响,接待外宾确实有时候跪舔过于严重,这是不可否认的。

但是外国人对于华夏的人情社会还是了解太少了。

作为一个四星级滨江酒店,哪怕林涛不找任何关系,仅仅派出庞青,想给滨江酒店制造麻烦都很困难。

无他,体量在这摆着。

各种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一大堆,没有巨大的利益驱使,谁特么会有病来找麻烦?

慢悠悠的回到韩栋壬对面坐下来,林涛收敛心神,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韩栋壬:“韩总,咱们开始吧。”

听到这话,韩栋壬眼角下意识抽了抽。

看着脸上笑容和善的林涛。

怎么看,怎么有种磨刀霍霍的架势。

“林先生,是这样的,昨天晚上的时候……”

昨天下午韩栋壬与韩咚都是第一批被释放的韩家人,但韩栋壬比起韩咚没好到哪里去。

毕竟那是国安部门,不是警察部门还能找到关系说和说和,反倒是深夜十二点,当得知韩咚父母被释放之后,一番询问后,韩栋壬最终思索了一下,找到了林涛。

“这些我都知道,韩总不用过多赘述了,先说说,要让我帮忙把谁保出来?”摆了摆手,林涛直言了当道。

韩栋壬面色一怔,迟疑一下。

最终缓缓开口道:“林先生有把握把谁保出来?”

顿了一下,没等林涛开口,韩栋壬便咬牙道:“至于报酬,林先生尽管放心。”

有了韩栋壬这话,林涛确实很放心。

赞许的看了一眼这家伙,挺上道的嘛。

这样接下来就好谈许多了。

当然,他也知道,实际上这是迫于无奈,不能逼得太狠,钝刀子割肉,才是最让人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