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安卓下载

就在石原梨美和长泽小美为唐沐阳伤心不已的时候,唐大宗师已经坐上了前往申户的大巴车。

他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并没有杀丰田秀。

只是车子突然失灵,自己冲下了立交桥。

而他只不过是在车子坠毁前一刻,采取了自救而已。

当然,丰田秀在临死前那一刻会不会这些想,那就不知道了。

估计在那一刻,他心中无比悔恨——

为什么要来招惹这样一位煞神?

……

唐沐阳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角落的位置闭目养神,寻思着前往申户的计划。

而大巴车上其他乘客,也都昏昏欲睡。

就在这时,司机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

很多被惊醒的乘客,都开始骂骂咧咧。

率性短发mm一人一辆火车

有几个脾气暴躁的,正准备上去跟司机理论。

就在这时,车门打开,一个靓丽的身影走上了大巴。

当这个身影出现的瞬间,原本昏昏沉沉的乘客眼睛同时一亮,瞬间清醒过来。

那个女人看上去大概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目测身高至少在一米八左右。

女人上身穿着一件迷彩背心,露出一截纤细腰肢,清晰的马甲线显示了运动的美感。

两条笔直修长的大长腿裹在迷彩长裤里,脚上一双黑色长靴,尽显飒爽英姿。

由于她头上戴着一个迷彩鸭舌帽,看不清具体相貌。

但是仅凭这火爆热辣的身材,就足以让无数男人垂涎欲滴了。

很多男人急忙腾出身旁的空座,等待美女的“临幸”。

女人嘴里嚼着口香糖,四下扫了一圈,对那些向她示好的男人不屑一顾。

这时,突然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唐沐阳。

这家伙似乎压根没看她,在别的男人忙着献殷勤的时候,他依旧在闭目养神。

女人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走到他身前,指了指旁边座位上的旅行包,“我能坐这儿吗?”

唐沐阳依旧闭着眼睛,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随便。”

女人嘴角露出一丝轻笑,“那能把的包拿开吗?”

唐沐阳依旧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自己拿。”

女人攥了攥拳头,盯着唐沐阳看了半晌,似乎想让这家伙感受到她的杀气。

然而这家伙死猪不怕开水烫,压根没搭理她,完全就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女人好不容易压住心中的怒火,将那个简陋的旅行包放到了地上,然后挨着唐沐阳坐了下来。

车上的男乘客还在时不时的回头看,似乎都想上来搭讪,却又鼓不起勇气。

主要是这女人的气场实在太强,以至于他们心中都没多少底气。

女人嘴角勾起一丝不屑,一群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

大巴车继续行驶。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有一位老兄鼓足了勇气,走到了女人身前,“美女好……”

还不等他把酝酿很久的台词说出来,女人轻轻吐出了一个字,“滚!”

那男人顿时僵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别提多精彩了。

车上其他乘客,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男人似乎还有些不甘心,但是又不好意思再搭讪,只好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唐沐阳,“朋友,我们换个座吧。”

唐沐阳眉头微微一皱,嘴唇轻启,“滚!”

他正在想着去申户之后的计划,连续几次被人打断,心情难免有些糟糕。

那男人闻言,顿时火冒三丈。

他被那女人驳了面子也就算了,现在连这个小瘪三居然也敢让他滚。

“朋友,嘴巴能放干净点吗?”男人面露凶色,不依不饶。

唐沐阳缓缓睁开眼睛,认真的看着他,“请您滚。”

旁边的女人忍俊不禁,捂着嘴笑了笑。

她不笑还好,她这一笑,顿时刺激到了那男人,当即指着唐沐阳的鼻子,“小子,知道我的是谁吗?我三哥的同学的二姨夫是申户老大的朋友,信不信我弄死?”

唐沐阳轻笑一声,突然起身。

那男人被吓得急忙向后退去,“想干什么?还想动手吗?”

唐沐阳无辜的笑笑,“我伸个懒腰而已,怕什么?”

说完,扭动了一下身体,又坐了回去。

那男人知道他是故意戏弄自己,顿时气得半死,“我是文明人,不跟一般见识。这个座位,我花钱买下可以了吗?说吧,多少钱才肯让?”

唐沐

阳有些无语的看着他,“这个人还真是够不要脸,人家美女根本不想理,干嘛要死乞白赖的凑过来呢?”

男人目光凶光,“管得着吗?只要告诉我,让还是不让?”

唐沐阳无奈的笑笑,“那回答我一个问题,只要回答上来,我就让给。”

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想考我?我可是早稻田大学毕业的,尽管问。”

唐沐阳盯着男人看了一下,“比猪蠢,还是猪比蠢?请回答。”

男人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当然是猪比我蠢……”

回答到一半,突然觉得有些不对,急忙纠正,“不对,我比猪蠢……”

车上的乘客听到他的回答,瞬间笑疯了。

而坐在唐沐阳旁边的女孩儿,更是笑得花枝乱颤,鼓囊囊的胸脯不停上下起伏。

这个问题摆明了就是坑人,不管怎么回答都不对。

那男人此时也反应过来,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害自己出丑的混蛋扒皮抽筋。

不过他毕竟是文化人,动手不是他的强项,只好怒气冲冲的说了句,“给我等着,我这就给我三哥同学的二姨夫打电话,死定了。”

说完,便坐回自己的座位,开始装模作样的打起了电话。

唐沐阳面对他的威胁,只是淡淡一笑,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旁边的女孩儿不禁好奇的看了他几眼,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接下来,车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就在车上的人再次昏昏欲睡的时候,大巴车突然再次来了个急刹车。

车上很多乘客都怒了,纷纷破口大骂司机。

然而,很快他们就骂不出来了。

因为他们很快就看到几个气势汹汹的男人冲上了车。

为首的一个光头一上车,就拎着手中的铁棍,重重的砸在了司机头上,“MD,特么差点撞死老子知道吗?”

司机额头鲜血横流,却不敢吱声。

至于车上其他乘客,也都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吓得面如土灰。

光头打完司机,这才回头看向其他人,“都别慌,我们只抢钱,不要命,只要们乖乖的把钱交出来,就能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