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片应用

唐婉一脚踹在了徐菲的两腿间,徐菲捂着腿,脸都紫了。

“跟我斗。”唐婉得意一笑,转身朝前爬。

徐菲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下扑到唐婉的身上,把她压在身下,两只手狠狠抓在两座弹跳的大山上。

唐婉的脸也青了,徐菲也是发了狠,两手不但用力抓,还死命地掐,疼的唐婉眼泪都流出来了。

但害怕惊动了方小乐和林瑶,没机会再“偷歌”,只得忍着剧痛,张着嘴却不敢发出声音。

“第二首节奏稍微快一点,不过你应该也会喜欢,听听看。”

“嗯,好呀。”

一边在打生打死,另一边却温馨柔和,很快,一段崭新的旋律响了起来。

“唯一纯白的茉莉花,盛开在琥珀色月牙”

依然是一首适合女生唱的歌,和《流年》一样,虽然由方小乐那受损的嗓子演唱出来给人感觉有点怪,不过依然不妨碍几位“听众”的判断。

这很可能又是会大火的一首金曲!

歌声一起,唐婉和徐菲暂时停止了“搏斗”。

气质美女阳光露香肩魅惑迷人写真照

唐婉左手扯着徐菲的头发,右手赶紧拿手机录音。

徐菲左手掐着唐婉的大山,右手同样拿手机对着方小乐的方向。

好在方小乐和林瑶是背对着她们坐的,否则这两家伙打架时的动静早就被发现了。

第二首歌依然只有一段,播完之后林瑶忍不住抓着方小乐的手,眸光闪闪地问道: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方小乐也牵着她的手,微笑回答:“叫梦里花。”

“梦里花真好听,我好想唱啊。”林瑶欣喜雀跃地像个小孩子,坐在地上都差点蹦了起来。

她实在太喜欢这两首歌了。

“后面还有好几首呢。”方小乐抬手拨了下她微乱的刘海,怜爱地问道:

“累不累,我把录音都发给你了,要不你先回去休息,有空的时候听?”

“不要呀,我想”林瑶抱着他的手臂撒娇:“我想和你一起听。”

“好。”方小乐见林瑶坚持,也不再多说,但还是心疼她这么远赶过来,还没怎么休息,便轻声道:

“如果你累的话,就靠着我。”

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肩头。

“嗯。”

林瑶愣了下,脸颊微红,终于鼓起勇气把头轻轻靠在了方小乐的肩膀上,嘴里忍不住发出声音。

“嘻”

方小乐微微侧头,下巴轻轻碰了下她的额头,问道:

“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林瑶轻轻摆摆脑袋,脸颊一侧紧紧贴着他的肩头,小猫似地眯着眼睛,低声道:

“好幸福呀。”

“马拉个币,秀个屁的恩爱啊,赶快放第三首啊,老子顶不住了!”

不远处的唐婉看到这一幕,酸的直牙疼,当然,比牙更疼的是她的左大山,此刻正被徐菲狠狠地掐着,还不敢叫出来。

好在她也没吃亏,一只手正扯着徐菲的头发,手下也没留情,估计已经给她扯了好几撮下来,这家伙过了四十岁铁定秃头!

两人另一只手同时举着手机,焦急地等待着方小乐播放第三首歌。

她们也不知道刚才那首《梦里花》的“录制效果”怎么样,但没办法,两人互相牵制着,谁无法再靠近,只能维持现在的局面。

在她们的“热切期盼”中,方小乐终于开始播放第三首歌。

一段极为凄婉悲伤的旋律响起,徐菲愣了愣,连抓着唐婉大山的手都松开了,呆呆地听着这首歌。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已经忘了天有多高,如果离开你给我的小小城堡,不知还有谁能依靠。”

当听到第一句歌词时,徐菲的眼泪突然从眸中滑落。

随着歌声持续响起,她的泪水再也止不住,连心脏都像被人狠狠攥住一样。

有时候,当一个人蓦然听到一个首歌,情绪就会一下子被带动。

也许不是因为这首歌有多优秀,旋律有多么好听,或许只是因为:

这首歌唱的就是你自己。

此刻的徐菲就是如此,听到这首歌时便想到了自己和李昊之间的点点滴滴。

他时刻都陪在她的身边,离的很近,感觉却又好远。

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座华丽的牢笼,将她牢牢地困住。

而最可悲的是,她知道即便这座牢笼打开,自己也不敢离开。

因为,她已经忘了天有多高。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感觉好悲伤啊。”

一曲终了,林瑶的头靠在方小乐的肩膀上,眸子里隐有泪光,她也被这悲伤的旋律感动了。

“囚鸟,你喜欢吗?”

方小乐侧头问道。

“挺好听的,但是”

林瑶没继续说,方小乐也懂了。

“嗯,这首歌太悲情了,确实不适合你,来,我们听下一首。”

为了让林瑶开心点,方小乐特意放了一首动感点的——舞娘。

这首歌节奏很快,明显是适合唱跳的,林瑶也没什么兴趣,不过不远处的唐婉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她就喜欢这种动感十足,蹦啊跳啊的歌。

忒能展示她的优势了!

这首《舞娘》放完,趁着方小乐和林瑶在那儿“腻歪”的间歇,唐婉和徐菲赶紧插上耳机,听自己刚才的录音。

结果两人脸都黑了。

依然听不清。

“妈的,还得再近点。”

唐婉继续匍匐前进,徐菲自然不甘落后,两人趴在地上,手脚并用,齐头并进。

不过唐婉很快就再次使出了干扰对手的手段,扯头发。

“你还来?”

徐菲怒了,也熟稔地伸手再次抓住唐婉的大山。

唐婉吃痛,张嘴咬在徐菲抓着自己大山的手上。

徐菲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直接扑到唐婉身上,一口咬在她的另一座大山上。

唐婉脸都绿了,干脆扔掉手机,也一把抓向徐菲的大嗯,小山。

就这样,两位女歌手又开始“肉搏”起来。

接下来,她们保持着这样的状态,旁听完了方小乐播给林瑶的所有歌曲。

后面这些歌虽然有的质量不如《流年》那么高,但都各有特色。

徐菲看中了几首悲情的,比如《囚鸟》、《领悟》,唐婉则喜欢偏动感欢快的,比如《舞娘》、《月亮之上》甚至《小苹果》。

当然,她们对《流年》、《梦里花》和《隐形的翅膀》这几首明显具备金曲潜力的歌更加觊觎。

但这几首歌林瑶都很喜欢,显然方小乐是要把她它们拿给林瑶唱的,想要从林瑶手里抢过来难度不小。

“看来还是得拿这两人的关系去威胁方小乐……妈的,老子就不择手段了,怎么滴吧!”

唐婉正在心里发狠,远处突然传来芳芳的声音。

“瑶姐,方小乐,你们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