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成

而后二人便按照选择的顺序,一路势如破竹,至今为止,他们两人已经拿到了十四块雪镜灵玉。

而这七天来,吴圆圆经过不断的战斗,其实力也稳步提升了一大截,至少不会出现当初战斗雪原狼时,只攻不守,或者只守不攻的情况了,若是放到寻常的修者之中,以她如今勉强界兵中阶的实力,差不多已经可以挑战八千点墨点的界兵后期存在!

而若换成墨兽的话,那现在的吴圆圆,差不多也能够挑战一下那四阶的墨龙蛟,只不过却定然打不赢,只能是练练手,点到为止。

但这也差不多够了,试炼不试炼的,他已经不看在眼中,只要能让吴圆圆得到成长,学到东西就可以。

吴圆圆对林昊的安排自然没有什么异议,这七天以来,她算是过足了被林昊陪着的瘾,看向林昊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更加温柔,更加像是在望着钟情之人,眼中已完是林昊的影子,再也抹消不掉了。

“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出发吧,距离那西南之地大概有一百四十里,加快点速度,一个时辰左右就能抵达!”

林昊吐出一口浊气,而后意念微动,立刻,一头三阶的,通体银白色的白鹿,便从不远处一个雪堆里边钻出来,这却是他与吴圆圆进入试炼之地后的第三日,他为吴圆圆捉来的一头坐骑。

没办法,刚刚进入试炼之地的第一天,吴圆圆还能兴高采烈的随他走路一天,但是到了第二天,便直接腿疼的无法行动,那日的行程,都是他背着这丫头做完的。

所以干脆在第三天,他就专门找了这么一头三阶墨兽的兽巢,把这头白鹿抓来,根本理都没理那兽巢木匣子里放着的几瓶药浆和一件低阶法器,只是为了给吴圆圆捉住一头坐骑而已。

吴圆圆到底是个娇生惯养的大族小姐,平日里,何曾徒步走过那么远那么久?

虽说吧,这乃是试炼……你就惯着她吧!

林昊禁不住在心中吐槽了一句自己,然而还是让那白鹿走过来,同时牵着吴圆圆的小手,将她送到了白鹿的背上。

美女房程程微笑啦

白鹿不高不大,勉强只能允许吴圆圆一人骑乘,他便牵着系在鹿角上的一根绳子,拉着这鹿走。

当然,也不用他拉着走,这鹿几乎将他视为兽王兽尊,凡所命令,无敢不尊。

便如此,骑乘前往那三阶深渊巨蜥的巢穴!

而坐在白鹿的背上,吴圆圆的眼中也只有走在前边,牵着白鹿的林昊背影,脑袋里边,却在想着若是有朝一日真的可以嫁给他,是否,便会如此刻一样,他牵着高头大马,她坐在马背上,小心翼翼掀开红盖头,眼中只有他。

……

“天杀的,天杀的,到底是谁,拿走了部的雪镜灵玉,难不成真的是凤栖界王??”

距离林昊二人三百里的一处兽巢中,玄天长老浑身染血,他刚刚与冥夜长老联手宰了一头四阶的蛇眼豹,原以为辛苦一场,总算能得到一块雪镜灵玉了,可是进去一看,却只见兽巢中,仍旧如那日的雪原狼兽巢一样,只有墙壁上写着“凤栖界王到此一游”,而后巢穴内的东西部都被拿走了!

而这,已经是他们按照信物地图,找到的第十四个藏有信物之地!

可是,十四个信物之地空空如也,除了些没卵用的皮袄药浆等物,便只有一块雪镜令而已!

“奶奶的,老子这些天拿到的皮袄药浆,都尼玛能拿出来开个衣裳店药店了,这真的是凤栖老祖的留字么?!?”

玄天长老心态都快崩了,要说第一个雪原狼的巢穴中,那题字是凤栖界王所留,他还愿意相信,可是紧跟着十三个藏有雪镜灵玉的地方,无论是法阵还是兽潮,都留有这么一串字,更过分的是,他们前天所破开的一座阵法中,那字迹更加歪歪扭扭,甚至还有被擦掉的痕迹。

而他和冥夜长老仔细研究,发现那被擦掉的印记,似乎乃是什么:“凤栖老娘们到此一游!”

但显然那人觉得老娘们三个字不太好,转而又擦掉,重新写上一笔:“凤栖界王到此一游!”

至此,玄天长老彻底确认,那留下字迹,并且拿走雪镜灵玉的,定然不会是凤栖界王!!

可是让他无奈的是,便如现在,他都怒吼出这绝不可能是凤栖界王的留字了,他回头看向林烟烟,却只见林烟烟艰难的咬着嘴唇,硬是嘴硬的说,这的确就是她师父的字迹!

“圣女啊,这要是凤栖老祖的字,老夫甘愿一头在这字迹上撞死!!”

玄天长老气得都快要哭出来,另一边的冥夜长老也是一脸无奈,他们进入试炼之地七天了,结果到现在,一块雪镜灵玉都没有,御寒皮袄和治疗冻伤的药浆倒是收集了整整两个储物袋,再这样下去,他们真的可以考虑就地开一个衣服店和药店,专门做过路的试炼者的生意了。

“玄师兄,莫要逼迫圣女了,圣女或许也不太认识凤栖老祖的笔迹,不若,我们立刻改换路线吧,再这样下去,恐怕我等走到了雪原尽头,都还拿不到一枚雪镜灵玉。”

冥夜长老叹了一声:“若按照原本的路线,我等的下一站,应当是那座三阶深渊巨蜥的巢穴,再下一站,则是雷狱大阵,我看,我们不如直接跳过这两地,直接去下下一站的司空大阵!”

玄天长老点了点头,现在,也唯有提前去更后边的地点了,就不信,拿走了雪镜灵玉的人,还能够走的如此之快,连司空大阵内的雪镜灵玉也给拿走了?

只不过……

“司空大阵,乃是空间禁咒阵法,进去容易出来难,若是没有雷狱大阵内的雷震子,恐怕我等将会被困在其中,就算以你我的实力,也得强行轰击一昼夜的时间,才能破开阵法!”

“不过,眼下也只有这个方法了,不然若是连司空大阵都跳过,至少明日入夜之前,我等恐怕都无法赶到下一站的四阶悬空大阵。”